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职场

对批评“免疫”的鸵鸟方法

吉尔默:不听批评似乎很好玩。我喜欢成为像约翰逊那样厚颜无耻的人:否认一切,靠着似是而非的胡扯当上首相。

演员永远不应该读评论。至少,我在戏剧学校时,他们是这样教我的。何苦呢?根据职业定义,批评家就是无足轻重、寄生虫式的失败者。为什么要去读负面言论?它可能会让你心烦。你甚至可能被它影响判断,破坏自己精准拿捏的《哈姆雷特》表演——为什么要冒险污染自己的艺术?

当然,演员们仍然喜欢批评。针对其他人——尤其是朋友——的批评。约翰•吉尔古德(John Gielgud)曾说:“只要批评对象不是你,那种感觉真奇妙。”这确实有道理。我曾经沉溺于关于我最亲近的一些哥们的极为刻薄的评论。这是我最令人讨厌的特点之一。但我这样的人绝非少数。乐见别人受到批评是普遍现象。

我从不需要别人告诉我应该忽略评论。像大多数称职的世界领袖一样,我倾向对所有批评者充耳不闻——从一名嘲笑我击球技术时髦但笨拙的板球大师,到那个说我“又高又瘦、弱不禁风”的《Time Out》杂志记者,再到我的第一位驾车教练。回想起来,我这么做是对的。也许学开车那次除外。

那是2005年,我刚完成了一个模拟路考。(此前我已学车好几年,与掌控方向盘都有问题的早期相比取得了一些进步。)

教练问道:“你觉得,你失误了多少次?”从我学车开始,他一直是我的教练。他从前是个和蔼可亲的人。

我们刚度过的40分钟险情不断,我还处在惊吓中。

“多少次?“他说,就好像我没听到似的。

我开始列举自己犯过的错误:后视镜刮蹭……在转角处拐弯时撞到了路缘石……在通过环岛的时候又撞了一次……当时我的膝盖开始随着离合器一起抽搐……

教练在我身边坐了这么多年,几乎已成为了我的朋友(我知道他年轻时在伦敦海布里区是一名帅气的送奶工)。他听了我列出的错误清单,然后开始添加我的过错。

他嘲笑道:“你为什么不能换到第三档?”我回答说,安全驾驶总不会让我不及格吧。“你为什么不检查后视镜?”当时我正忙着注意前方道路,但不管怎样,我一直都在检查后视镜。我有点紧张地保持微笑,但他继续责骂我。“你为什么不跟上车流的速度?”因为我当时挂着二档。我尽量保持倾听,直到我的耐心到达极限。然后我开始责怪他。

按照当今时代的精神,我应该为那一幕感到骄傲——责怪别人,不管不顾地将错就错。同样,我可能还对他提的所有问题一笑了之,或把手塞进耳朵里,唱一首自己编的歌,这样我就赢了。只不过,第二天我没有通过真正的路考。(又经过5次路考,换过4位教练,13年后我终于拿到了驾照)而且我显然是错的。如果批评实际上是成立的——比如,别再撞上路缘石,该怎么办?那种情况下,你肯定应该多加注意,对吗?

话虽如此,我还是拿不定主意。虽然我不相信那些声称不浏览批评的演员(他们大多数人都招架不了对他们的当面赞扬),但我可以看出在台上和台下都做鸵鸟是有好处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关乎精神健康——太多的痛骂会让人心烦意乱。这也关乎网络喷子——这些人日益主导对话。这还关乎成功。你不可能通过吸收批评来统治世界——你根本不理会批评,坚持己见,然后去批评别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分分5分3D—极速5分3D官方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分分5分3D—极速5分3D官方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