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传媒

数字时代更需要公共媒体

泰特:在社交媒体在商业化平台上推动公共言论的时代,我们该如何为文明的公民交流提供一个安全的公共空间?

本文作者是加拿大广播公司(CBC/Radio-Canada)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举目当今世界,公共媒体机构在各自国家都被认为是最受信赖的新闻来源。但一些令人担忧的事情正在发生。

作为新成立的全球公共媒体工作组(Global Task Force for Public Media)主席,我感到震惊的是,对于公共媒体机构——例如我所在的加拿大广播公司,以及在英国、澳大利亚、丹麦的同行——而言,公共舆论的转向速度能有多快。

英国政府已经开始质疑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不偏不倚立场,同时,就在BBC宣布为了节省开支而裁员之际,英国有人提出取消向英国每家每户收取的电视牌照费(BBC的主要经费来源——译者注)的想法。

去年,澳大利亚警方突击搜查了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的办公室,据说是为了寻找这个国家广播公司搜集的、有关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展开的国家安全活动的证据。2018年,丹麦广播公司(DR)宣布裁员400人,并关闭三个电视频道和三个广播电台,作为削减20%预算的改革方案的一部分。尽管我们都能接受,80年前创立的这些公共组织需要现代化改革,但是我们应该谨慎推进。

我所在的组织——加拿大广播公司——很幸运,因为包括政府在内的许多利益相关方继续给予坚定支持。我们运营的准则与许多同行一样:新闻独立于政府的明确立场,公私结合的资金来源,以及传播信息、启发思维和娱乐大众的使命。

我们也在“受到评估”,关于规范加拿大广播和电信行业的立法框架的一份报告于1月发布,有关延续我们的电视和电台广播牌照的公开听证会也即将举行。在这些评估中,我们将捍卫公共服务媒体,以及我们在健康民主政体中扮演的关键角色。

加拿大广播公司运营的媒体业务跨越6个时区,使用两种官方语言(英语和法语)和8种原住民语言,除了在电视和电台上提供服务外,还提供全面的数字服务——这些服务每年只给每个加拿大人带来相当于25美元的成本,比我们在全球各地的大多数同行更少。然而,关于我们存在理由的辩论越来越多。批评者表示,政府的资金会带来政治干预——尽管我们的新闻标准和实践具备强有力的保障机制。

我们既有公共资金、又有商业收入,这种模式引发了私营组织的愤怒,因为它们饱受着媒体产业生死存亡的洗牌压力。

但国内媒体机构之间的竞争并不是问题所在。在加拿大,我们的数字广告营收在整个市场上的份额不足1%;谷歌(Google)和Facebook加起来占据78%。另外一个挑战来自外国原创内容,预计其明年的支出将超过2019年的1200亿美元。我们每年的节目预算不足2.65亿美元。

真正的问题在于数字巨头们迅猛且不受监管的入侵——正如BBC的托尼•霍尔(Tony Hall)和法国电视台(France Télévisions)的德尔菲娜•埃尔诺特(Delphine Ernotte)所指出的那样。同时,我们的民主政体面临的真正挑战,是互联网以及社交媒体在为商业目的优化设计的平台上推动公共言论的影响。

那么,我们该如何为文明的公民交流提供一个安全的公共空间?我们如何为基于事实的辩论、为科学、为启蒙保留一个场所?

我希望我们能停下来,思考我们如何能将公共服务带入互联网?我们希望我们思考哪些原则面临风险:非党派、经过验证、核查过事实的信息。

不妨想象一个替代世界:弱势群体无处发表利益诉求、少数群体的声音被彻底掐灭的一个世界。那将是一个没有公共服务媒体的世界。

译者/何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分分5分3D—极速5分3D官方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分分5分3D—极速5分3D官方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